界涌北信息网

圆通变革:上半场低价抢食 下半场高价抢时

童渊在经历了净利润增长率低、市场竞争力不足、股市蒸发近70%、信心受挫的股东减持等挫折后,终于以光明的财务业绩打破了困境。

根据国家邮政局的数据和财务报告,童渊快递2018年的市场份额为13.14%,高于SF的7.6%,申通的10.1%,白石的10.8%等。此外,童渊上市公司股东应占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增长37.45%和31.97%。

总的来说,童渊去年的疲软状态并没有影响各项指标的增长,而是保持了稳定、渐进的增长态势。这种“会说话”的业绩表不仅让市场重新审视企业的价值,也恢复了特许经营者和股东的信心。与此同时,童渊向上运动背后的修复力量和运作模式引起了更多关注。

上半年,价格很低,而下半年,价格很高。

谈到童渊的经营布局,我们要追溯到企业发展的早期阶段。

童渊成立于2000年5月,是市场上一半的“落后学生”。当时,国内快递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快递量只有1亿件。然而,已经有旧球员如EMS,顺丰和申通,以及新球员如钟通,田甜和大云在赛道上。在僧侣太多、粥太少的环境下,刚刚进入办公室的童渊在资金和规模上受到很大限制,其发展在过去几年里没有改善。

直到2005年,在童渊以低价成功整合电子商务巨头阿里的业务后,童渊经历了一次新的分裂,其业绩飙升。据童渊创始人俞伟觉透露,童渊于2015年11月11日宣布,童渊从全网收集了份订单和台,创下行业最新纪录,目前占据13.14%的市场份额。

“低价抢食”让童渊圈出了很多土地,尝到了很多好处。然而,随着市场“价格战”越来越激烈,利润率受到严重挤压的公司都陷入困境。去年童渊和顺丰的股价蒸发,他们的疲软状态都是企业布局不正常造成后遗症的证据。

童渊处于稳定的三大支柱市场,多年来发展了低成本的经营模式,很难通过提价来缓解企业的弱增长。毕竟,用户已经养成了花钱的习惯。如果童渊单独提价,企业将承受的市场反弹将是巨大的。显然,企业很难在短期内采取涨价策略。因此,童渊将重心从上半年的“低价食品”转移到下半年的“高价时间”,旨在通过前期的高成本投资,在业务发展的后期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为了抓住时间的优势,童渊在运输能力的分配上,特别是在航空业务上,做了越来越多的努力。2018年7月30日,童渊与EMS和SF一起成为自建航空快递服务的主力军,斥资122亿元在嘉兴机场建设全球航空物流枢纽。2018年9月3日,童渊投资2亿元参与西北国际货运筹备。2018年9月11日,“郑州?东京“国际航线;2019年4月15日,童渊和HNA达成了包括相关合作在内的一系列航空安排。

强大空运能力的建立不仅为童渊拓展冷链业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大大提高了快递的时效性,增强了企业在市场上的时效性竞争力。据了解,童渊的冷链业务现已达到每日平均150吨的业务量,大大提高了企业的造血能力。

基于企业的运营和建设,童渊在去年股东减持时,以低成本、高效率的“基因”推出的高端业务“承诺快车”品牌,开辟了一片新的蓝海。

根据相关信息,童渊的“承诺快车”可以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经济圈、同一个城市的同一天和第二天到达

财务报告显示,童渊2015年至2018年的年快递量分别为30.3亿、44.6亿、50.64亿和66.64亿。童渊2015年至2018年的单程票收入分别为3.82元/张、3.75元/张、3.68元/张和3.44元/张。

从以上两组数据可以看出,童渊的业务规模逐年增加,但单程票收入却逐年下降。童渊的商业没有朝着“多量多利润”的趋势发展,而是呈现出“多量少利润”的趋势。

虽然单程票收入下降的部分原因是童渊近年来借助电子机票价格和科学技术的结构优化降低了单位销售成本。显然,童渊的盈利能力正在下降,目前的盈利能力和规模趋势以及它所创造的“薄利多销”模式下的趋势正在逐渐远去。

值得注意的是,童渊“微利”的稀释现已影响到企业的运输端、配送端等环节的利益,各主要环节的积极性、运营效率的下降等人力管理问题相继出现。据许多媒体报道,童渊经常出现快递积压和无法投递的问题。

此外,在童渊市值大幅缩水的这两年里,童渊也将其主要战线放在了高投资航空业务上。仅去年7月至9月这两个月,童渊就在航空快递业务布局上采取了五项新举措,这不可避免地让童渊“薄利多销”的资金吃不消。

从市场地位来看,童渊航线和飞机数量的增加确实可以开辟新的蓝海,如高端商业市场和国际市场。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也能充分发挥其高质量、高速度的优势,增强内部技能。处境困难的童渊没有退缩,而是做出了大胆的布局,这可以说是勇敢无畏的。

然而,航空业务是一项高成本和长期回报的项目投资。企业面临高投资风险和巨大的财务压力。童渊可以说是在“高高的天空”中起舞,喜忧参半。例如,童渊去年11月发行了3650万可转换公司债券,筹集了36.5亿元。12月28日,童渊将其200万可转换公司债券转让给浙江菜鸟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这些融资事件在很大程度上都释放出童渊“资金短缺”的信号。

综合来看,童渊的“一低一高”战略对企业的规模和市场地位给予了很好的反馈。然而,所谓的成功和失败也加剧了童渊内部的财务焦虑。

管理层变化很大,童渊有望增肥?

“表演是人做的”。童渊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条法律。为了提高收入效率,缓解资本压力,解决管理冲突,最近公司内部人事管理频繁变动。继2018年三大人事变动后,童渊于今年4月17日宣布前总统余伟觉下台,潘水淼执掌大权。

值得注意的是,新帅潘水淼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云峰基金,也是童渊在2015年获得云峰基金和阿里巴巴投资的重要推动者。然而,这种管理调整意味着股东云峰基金和阿里已经进一步渗透到童渊的内部管理中,从幕后走到了幕后。

严格来说,童渊的“注入新势力”和“回归元老”不仅有利于强化和加厚企业管理团队的壁垒,也有利于企业更清晰地审视内部管理问题,完善管理体系,高效运作,从而使企业能够迎接实地竞争对手的挑战。

从股东渗透的角度来看,在阿里和云峰基金的支持下,急需大量资金“养活和成长”其航空业务的童渊,要么获得了“粮仓”,缓解了营运资金压力。

阿里增加了下沉市场的布局,业务产出将进一步增加,而阿里的渗透力可以更好地增强yua的能力

总的来说,管理变革给童渊带来了许多“增肥”的可能性。这场削减成本和提高效率的大游戏一个接一个地失败了。随着童渊的管理一个接一个到位,新经营模式下的企业纷纷开业,新一轮的市场大战已经开始。